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云南新闻

云南漾濞:零利润办食堂 让学生吃饱吃好_云南看点_社会频道_云南网

2019-07-06 18:05云南旅游_云南旅游景点_云南旅游最佳路线_云南旅游攻略编辑:admin人气:


  原标题:云南漾濞:零利润办食堂 让学生吃饱吃好

   

  2009年5月20日,六五河完小学生在简易的厨房里做锣锅饭。(资料图 常世伟摄)

  “每到放学时间,孩子们就忙着冲出教室,跑到简易的厨房里,各自生火、做饭......过不了几分钟,整个厨房里都会充满“柴米油盐”的味道。”翻出几年前的照片,常世伟感慨万千:那时候条件艰苦,上学都得自己做饭,哪像现在的孩子这么幸福,放学后直接去宽敞明亮的食堂里享用营养餐。

  常世伟是云南省漾濞彝族自治县教育体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员,从上小学时就开始做锣锅饭的他,一路见证了漾濞学生食堂的发展与变化。学生食堂该如何办,才能让孩子们少花钱、吃好饭,是承包给企业运作,还是由教育部门直接管理?在学生食堂的运营探索改革中,漾濞从未停下脚步。

  在经历了数十年的锣锅饭和几年的承包运作后,2014年4月,漾濞毅然将全县所有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食堂收回,由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共同管理,实现了零利润运行,并在2018年实现全县学生食堂“六T”实务管理全覆盖,成为云南省唯一一家学校食品安全暨食堂“六T”实务管理示范县。

  2009年5月20日,六五河完小学生在家长建盖的垛木房中做午餐。(资料图 常世伟摄)

  “烟熏火燎”成记忆,锣锅饭变“营养餐”

  锣锅饭,在漾濞当地特指以锣锅为厨具,用柴火煮出的饭。十几年前,锣锅饭在漾濞农村可谓是家喻户晓,甚至很多已走出大山到县城工作十几年的人,只要一提及,昔日那“烟熏火燎”的记忆仍历历在目:每到放学时间,大家伙就忙着冲出教室,跑到简易的厨房里开始生火、做饭,很多时候两眼都被烟熏得直流泪。

  提及锣锅饭,常世伟铭心刻骨。“读师范前,在校期间都是自己做饭,1995年师范毕业回家乡教书后,又和学生做了近5年的锣锅饭......”常世伟说,石头垒的小灶、小锣锅、南瓜、包包菜、干腌菜等,都是他们求学生涯里不可磨灭的记忆元素。

  如今,锣锅饭已成为历史,但只要一提起来,常世伟还是有讲不完的故事。2004年,他被调到富恒乡中心学校负责教研工作,在2009年的一次下乡调研中,在六五河完小记录了漾濞最后一个还在厨房做锣锅饭的场景。

  六五河完小始建于1992年,是漾濞离县城最远的一所学校。建校初期,校舍极其简陋,住校生都挤在一间简陋的厨房里做锣锅饭,以此解决吃饭问题。

  “由于学校地处偏远,交通不便,每到周末学生就得背上小背篓,备足一周的伙食徒步去上学。”常世伟说,为防止腐变,土鸡蛋、洋芋、干腌菜等都是学生的家常菜。春季开学,学生还能带点被熏得黑黢黢的腊肉解解馋,但只要过了五六月,就基本吃不到了。

  “当时条件艰苦,住校期间的一日两餐都得靠自己。搭灶生火,用小锣锅煮饭,铁锅炒菜。”常世伟说,童年的生活几乎都是被烟熏着、火燎着过来的,至今难忘。

  提及上学时吃饭的那些事儿,今年43岁的漾濞县教育体育局安全办工作人员张利武更是深有感触。“上小学那会儿,我吃得最多的就是洋芋和魔芋豆腐,以致今天看见这两样菜还是怕的。”张利武说,那时候,除了洋芋和魔芋豆腐,每周末回学校的路上,还得捡些野菜回去帮衬着吃。

  2013年9月,六五河完小的孩子们也彻底告别了锣锅饭,也吃上了营养餐。(资料图 常世伟 摄)

  “2000年以前,像六五河完小这样的情况十分普遍,上学如何吃饭是家长最关心的话题之一。”常世伟说,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政府部门对教育投入的加大,锣锅饭逐渐退出了校园食堂的历史舞台,成为大家心中的记忆

  2013年9月,因地质灾害,六五河完小整体搬迁至白荞村委会与白荞地小学合并。搬迁后,孩子们彻底告别了锣锅饭,吃上了营养餐。这是漾濞最后一所告别锣锅饭的学校。

  零利润办食堂,让孩子吃得更放心

  再穷,不能穷教育。今年4月刚宣布退出贫困县行列的漾濞,历来都十分重视教育的发展,除了做好教育质量均衡发展以外,如何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在学校吃饱、吃好,漾濞也一直在探索。

  2019年5月15日中午,平坡完小学生正在排队打饭。(资料图 人民网虎遵会 摄)

  5月15日中午时分,走进漾濞县平坡完小,几栋具有白族风格的建筑依地势而起,教学楼、宿舍楼、食堂......应有尽有。

  随着下课广播的响起,各班级学生在老师的带领下走出教室,洗完手排队进入食堂,学生按量取饭,厨师分菜、舀汤。

  “中午吃两荤三素一汤,米饭还管够,4元够吗?”

  “按照漾濞目前的物价,够了!”平坡完小校长蒙开云笑着说,现在的孩子真幸福,早餐2元,晚餐3元,中午的4元是国家给的膳食补助,一天自己只要出5元就能管够、管饱,还营养健康。

  在平坡完小,每生每学期交伙食费450元,加上午餐4元/人由国家补助,不仅能保证让每一位学生都能吃饱、吃好,在食材便宜的季节,一学期下来甚至还能结余100多元退给学生。蒙开云说,以前搞承包的时候,每生每学期的伙食费至少得花1000多元,还没现在吃得好。

  如此利好,怎么做到?告别锣锅饭后,漾濞县的很多学校也办起了食堂,但承包制是当时唯一的运作模式。漾濞县教育体育局局长戢永晶介绍,承包制运作,很多经营者都以利益最大化为目的,或多或少会在食品的采购上选择低廉价食品。如此一来,不仅数量上得不到保障,质量上也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2019年5月15日中午,平坡完小一老师正和学生一起吃午餐。(资料图 人民网虎遵会 摄)

  既要保证数量,又要保障质量,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在学校吃饱、吃好,对漾濞来说,承包制显然不是最佳的选择。问题如何解决?漾濞在运营模式上找到了答案——2014年4月,漾濞毅然将全县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学校食堂全部退出承包经营,收回由教育局和学校直接管理,实行零利润运行。

  此举,意味着当地政府需要在教育上投入更多的钱,这对于当时还是国家级贫困县的漾濞来说,无疑是增加负担,那为何又要这样做呢?当地政府部门给出了答案:“我们要像抓教学一样抓学生生活,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学生,让学生吃上热饭,喝上热水。”

  实现零利润运行后,漾濞学校食堂改革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此举,也得到了人民群众的拥护和社会各界的好评。“现在孩子在家都没有在学校吃得好,我们将孩子交给学校,一百个放心。”漾濞县苍山西镇白羊村村民罗有水说。

  在漾濞,平坡完小的食堂只是全县63所义务教育阶段学校食堂的一个缩影,离县城最远的六五河完小,也能保证每天都可以让孩子们吃饱、吃好。

  “六T”实务管理全覆盖,让食堂安全更有保障

  实现零利润运行后,漾濞学生食堂的改革并没有停止脚步。2018年,又大胆引进现代餐饮管理新模式,对全县学生食堂实行“六T”实务管理。

  “六T”实务管理,是指六个天天要做到,即“天天处理、天天整合、天天清扫、天天规范、天天检查、天天改进”的简称,是一种现代化的餐饮管理模式。

  2017年10月24日,马厂完小学生规范有序地在学校食堂就餐。(资料图 常世伟 摄)

  如今,漾濞的每所学校都带有“六T”实务管理的痕迹。在平坡完小的食堂内,一个专用的储物间内整整齐齐的摆着各类食材,花椒、草果、鸡蛋......所有物品都实行分类集中放置,让其有“名”有“家”。“如此一来,需要用的时候找起来方便、快捷。”平坡完小食堂工人杨会英笑着说,以前没分那么清,找起来费时费力。

  “‘六T’实务管理,不仅大大提高了工作效率,而且整个食堂的环境卫生也比以前好了许多。”漾濞县平坡镇金牛村完小校长马艾兵说,就拿“天天清扫”这项规定来说,现在工人们每天都会对食堂进行彻底清扫,这给食堂安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保障。

  5月15日,张利武(右)在检查金牛完小食堂每天工作完成情况。(资料图 人民网虎遵会 摄)

  “干净、卫生的环境,不仅能给自己带来一个舒适的工作环境,而且还有利于食堂食品安全的保障。”张利武说,自实现零利润运行以来,全县从未发生过一起校园食堂食品安全事故。2018年,漾濞仅用了半年的时间,便实现了“六T”实务管理全覆盖,并成功创建为云南省唯一一家学校食品安全暨食堂“六T”实务管理示范县。

  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2014年以来,漾濞先后投入资金3.79亿元,实现了全县各级学校基础设施的改善和完善,为全县教育质量均衡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此外,还采取一系列措施,对建档立卡户子女就学进行100%资助,对非建档立卡户可能出现因教育支出过重而返贫的,又按照相关政策开展教育临时救助。目前,全县无因家庭经济困难而辍学学生、全县义务教育阶段适龄青少年辍学率为零。

  如今,锣锅饭已彻底退出了漾濞学生的食堂历史,零利润运行的食堂,给当地莘莘学子的生活提供了一个强有力的保障,当地党委政府也兑现了“像抓教学一样抓学生生活,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学生。让学生吃上热饭,喝上热水,保证他们的身体健康,先成人,再成才”的庄严承诺,各族儿女也正携手并进,奔向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康庄大道。(虎遵会)

责任编辑:董明强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联系邮箱:281393370@qq.com







图说新闻

更多>>
仙女山盛夏滑雪享酷爽温差 月底音乐节群星璀璨

仙女山盛夏滑雪享酷爽温差 月底音乐节群星璀璨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