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丽江旅游

户外传奇系列:深入伊斯兰圣地,探索尼罗河源头,一个英国军人的传奇一生 - 文章阅读版 - 8264户外8264.com

2019-08-24 17:58云南旅游_云南旅游景点_云南旅游最佳路线_云南旅游攻略编辑:admin人气:


理查德·弗朗西斯·伯顿(Richard Francis BURTON),不同于以往的户外传奇人物,因为他出生在差不多200年前,与我们熟知户外大咖相去甚远。尽管如此,他在户外探险届依旧有一席之地。很多人评价他时都表示,他对现代人的吸引力比他的同代人更大。他的职业也像其他少数人一样,突显了旅行者和探险家之间的区别。

伪装穆斯林,深入朝圣圣地

伯顿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伟大人物之一,当时的英国不仅是海上的霸主,同时统治着世界大部分的地区。在一个人才辈出的年代,伯顿显示出了多才多艺的特质,他是艺术家、作家、剑士,也是对人类学、地质学、神学和许多其他学派感兴趣的旅行者。据悉,他会讲29种语言,每到一个地方都能完美地融入其中,他甚至声称自己可以在六周内“学会一种语言”。

作为驻扎在印度的英国军队里的一员,他更喜欢伪装成当地人出去,而不是和他的同事们在一起。他出色语言能力和对化装舞会的热爱促成了他的第一次重大旅行。他伪装成普什图商人,参加了麦加和麦地那朝圣。非教徒一般不被允许进入这些神圣的伊斯兰城市,但是伯顿成功了。他不是第一个进入麦加的西方人,但他是最善于观察和表达的。这次游历的经历让他写下了闻名世界的《走向圣城》,在书中渗透了他对圣地的西式理解。那时,他才三十多岁。

探索非洲,尼罗河源头的真假纠葛

从19世纪50年代初开始,在接下来的六年里,他探索了非洲的许多地方。他是第一个到达埃塞俄比亚哈拉尔的欧洲人。那时,一位对探险感兴趣的英国年轻军官约翰·汉宁·斯皮克( John Hanning Speke)与伯顿一拍即合,成为他的初级合伙人。在索马里,他们两人在帐篷里被大约200名战士袭击,在逃亡时,伯顿被长矛刺伤,斯派克身上留下了12处伤口。在后来的所有肖像画中都可以看到长矛留下的参差不齐的伤疤,这使他原本的脸看起来更加粗糙。

饶是如此,伯顿和斯皮克依旧没有放弃他们的冒险计划。在英国皇家地理学会的主导下,他们开始了第二次探险旅程,前往桑给巴尔探察“内陆之海”,为的是了解当地的地理人文和物资。尼罗河的源头是当时伟大的地理之谜,发现它的人将立即成为19世纪伟大的探险家之一。

在冒险开始时,他们成为第一个看到坦噶尼喀湖的西方人,为这次活动开了个好头。但随后斯皮克因眼睛感染而生病,没有看到太多的东西。伯顿也遭受了如此严重的热带疾病,他后来写道,死亡是如何“围绕我们睡觉的垫子里 - 来来去去。”伯顿康复后,调查当地文化的同时,稍微好转的斯佩克也开始了自己的考证。也许是冥冥中自有天意,他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内陆海,他称之为维多利亚湖。或者是天才的洞察力,他宣称这一定是尼罗河的源头。

伯顿与斯皮克的关系一直很和谐也十分融洽。斯贝克不懂任何当地语言,是个古板的人,在大多数方面似乎都不如伯顿灵活,但这也让他可以更加专注于自己的目标。伯顿很容易在一些事情上迷失,但他对于中非的风土人情十分感兴趣,包括当地的土著种族、宗教、政府形态、奴隶制度、农村生活、房舍建筑、民俗、医药、动植物等。

在探险结束后,斯皮克提前回到英国,并向大众宣告维多利亚湖就是尼罗河的源头这一结论,这也被认为是该世纪最伟大的地理发现之一。当伯顿回国时,他发现自己被关于维多利亚湖的嘈杂声所笼罩。尽管他强烈反对斯皮克的结论,并争论为什么维多利亚湖不是尼罗河的源头。但是他错了:根据后来的考证,维多利亚湖确实是尼罗河的源头。

直到此时,伯顿已经成为一名真正意义上的户外探险家,尽管他对麦加的朝圣可能更像是一个男孩的冒险。但从那一刻起,他就成了一名旅行者。有时一个人出发,有时使用领事任命作为前往新地方的跳板,他冲向世界,脚步踏遍了巴拉圭,巴西,冰岛,叙利亚,美国西部,印度,西非等地。通过汇总这些经历,他写出了两卷本的旅行书《中非湖区探险记》,书中不仅有丰富的知识,也呈现了非洲最真实的风貌,内容渊博翔实,他的才华和欢乐展露无遗。

踏遍世界,却没有超越时代

按照当代标准,伯顿是一个极具偏见的观察者。虽然他不是那种不能欣赏他人的人,但他并没有超越那个时代的偏见。他不太喜欢非洲人;他钦佩阿拉伯人,尽管他称他们为“胡子拉碴、目光凶狠的鸡心”。如果你能对他的政治错误视而不见,那么你会觉得他的文章就充满了维多利亚式英语的喜剧力量。闪亮的俏皮话、另类的文学名言、虚构的词语、古雅的短语和尖刻的嘲笑充满了他的作品。

在漫长的旅程中,伯顿可以忍受很多,伯但你给他带来了轻微的不便时,后果自负。一位非洲国王评价伯顿,“是个好人,但容易生气了。”

伯顿的许多游记都因匆忙而受损,对此,他急需一名好编辑。通常,在他下一次冒险开始之前,他有几个月的时间,他常常匆匆写下几百页。在写作时,书中一个特别无聊的部分甚至让伯顿本人都感到无聊,他就会突然在文章中用“我现在结束这不受欢迎的一章”来结尾,人们都想知道他为什么不干脆在一开始就把它剪掉。

伯顿的作品并非都是草率的。他早期的旅游书籍比较完善。他的一些文学翻译很精致,尤其是他16卷本的《一千零一夜》的翻译。他不仅用简洁生动的散文呈现了这些《一千零一夜》故事,而且书中还穿插了数百个他自己扩展的脚注,有时这些脚注比故事本身更有趣。

然而,他在翻译方面从不回避翻译每一个细节,有些脚注里包含太过赤裸的性暗示,让人无法接受,甚至于某些方面触及了道德底线,这也导致在维多利亚时代,他的译本必须由他共同创建的秘密社团私下印刷。

目前还不知道伯顿是亲自探索这些实践,还是像他对其他一切事物一样对性充满了理智上的好奇。他承认自己热爱色情文学,但“我不是狂热的爱情主义者”,然而他最终还是结婚了。他的妻子伊莎贝尔是一个坚强的女人,当他晚年从一个领事馆漂泊到另一个领事馆时,她依旧热情地陪伴着他。

伯顿去世后,她烧掉了他许多未发表的作品,包括另一篇经典情色文本的翻译,试图将这个放荡不羁、有着“上帝的眉毛和魔鬼的下巴”的男人重新塑造成一个好的基督教丈夫。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联系邮箱:281393370@qq.com







图说新闻

更多>>
丽江是一种瘾 去过戒不掉_旅游推荐_丽江旅游_丽江网

丽江是一种瘾 去过戒不掉_旅游推荐_丽江旅游_丽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