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丽江旅游

珠峰攀登季 - 游记攻略

2019-06-12 20:28云南旅游_云南旅游景点_云南旅游最佳路线_云南旅游攻略编辑:admin人气:


文字/阿正图片/网络
五月,正是春夏交替完成之际。那些春天里裹了芽苞、结了花蕾的植物,便会在五月渐暖渐热的气温里把散开的蕊须,去迎接花卉的艳丽。
五月也是珠峰的攀登季,世界各地的高峰登山者也会于此时纷纷拥到珠穆朗玛峰的南北两坡、西藏和尼泊尔境内。
顽强适应着极寒恶劣的气候,翘首祈祷着窗口期最佳的冲顶时刻。
每一位登山者都想在适合攀登的时间内抢占先机,但“适合”也只是相对而言。作为8000米海拔空气稀薄极度缺氧、无人敢以居住的恶劣环境里,所有的适合都必须以生命作为最终获得成功的筹码。
不是所有的攀登者都带着同一种信念与珠峰亲近,也不是所有的攀登者都被上帝赐予了一份安全顺利登顶的福气。
对于珠峰的登顶,始终隐藏着不可预知的风险,也始终潜伏着人为、天气、管理和与之背离的复杂因素。
成功与否,不仅仅紧密相关着身体的健康程度;也紧紧关系着天气、夏尔巴协作的专业性、熟练团队的心理暗示与指导的正确性;以及后勤、行与攀、食与歇等诸多条件的是否配套合理。
高一步伸手可及天界,世界以我为巅;低一寸错一脚命归黄泉,鲜活之驱瞬间撒手冰沟谷底。
世界之巅在5月22日和23日经历了巨大的拥堵现象。“阳台”区域和希拉里台阶都出现了同一根路绳上系满了生命震撼天下的情景。
其后众所周知的拥堵,暴露于堵车径上的**,让每一个看到图片的人无不触目惊心膛目结舌,久久震撼于那阴森冷冽的场景,生死紧贴地狱边缘的恐惧。
让同样都是登山者的登山者,从旁经过时将在心灵深处,留下怎样难以抺去的阴影?
我们不仅仅要敬畏珠穆朗玛峰的雄伟苍劲,更应敬畏那些因攀登珠峰不幸遇难的每一条生命!
不管什么样的商业团队,当在启动向珠峰攀登的时间窗口时。每个人都禁不住内心的翻江倒海,对自己即将跨越的历史高度激动不已。
虽然举首珠峰近在咫尺,但事实上的登临其上,对每一个攀登者来说谁都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斑斓的愿景,所闻所阅的种种风险案例,于心都筹划过了这样那样的预案,统统打包捆扎置于了脑海。
就为了踏实脚步,胸怀梦愿,坚定信念,迈向朝思暮想了多少个日日月月的世界屋脊。
因为今年天气情况极不稳定,登顶窗口期又仅仅局限于二至三天之间。
所有攀登珠峰的各种登山团队,便都于此时扎堆出现在了通往珠峰的道路上。
黑暗中,偌大的山野闪烁起一盏盏登山者的头灯。密密麻麻的人流蜿蜒盘旋于冰川之间,形成一条数公里长的人流。
二三百人齐顶着头灯,在风声与沉绵厚重喘息声的交织里,于冰面上发出此起彼伏的低鸣。
熙熙攘攘集拢于同一条前往珠峰的线路上,倾刻便让寂静安宁的昆布冰川貌似成了集市场。
拥堵、等待、心焦、低氧、寒冷,自始自终贯穿着整个攀登过程。
天,依旧漆黑一片,陡峭雪壁的路绳上挂满了攀爬者的身影。那一个个蠕动的身体,在黑夜的寒风里搖曳。
一些爬行速度极慢的人,让排队等候的人群只能停滞原地,焦急的等待着往前挪移。
一些体质强壮的凭着蛮力硬往人缝里挤,至使整个队列丧失了原有的秩序,损害了他人的利益,也损耗了所有人的时间和精力。
谦和在这洁净高耸之地仿佛无足轻重,文明在这登峰道上俨然不值一提。
强壮、运气、时点、夏尔巴人成了这个登山季里最最紧要的关键环节。
黑暗里腾挪辗转下的昆布冰川,每跨出一步都是生死一线之间。横于冰裂缝上的梯子,必须抓牢绷紧路绳保持平衡,冰爪也必须踩准梯子的恰当位置,才能稳定梯子让身体安全通过。
这技术性风险性的活有如过天梯,若是患有一点恐高或差池,那就只能长眠于万丈冰缝之底。
数不清过了多少道横梗半空耸立峭壁的天梯?道不明跨过了多少条冰雪撕裂的冰裂缝?
人生仿佛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冰川纪。满眼尽是白茫茫冰与冰的交错,雪与雪的搭配。
冰坡冰谷上上下下反复折腾,洛子壁处,黃带区域……,都如攀爬行走于地狱的边缘。时间氧气在一分一秒的消耗,精力精神经受着一次次危险的肆虐。
天虽渐渐亮起,但日出前的极寒天气,何不又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
风,像一面天大的巨扇从高空扇到了昆布冰川;人,浑身僵滞行动迟缓,整个人如同禁固在冰窟隆之中。
每一个攀登的珠峰的登山者,就只能跟在自己的夏尔巴向导后面前行,没有谁会为你一路遮风挡雨,也没有什么是应该或是必须。在那艰苦卓绝的移动里,所有丑与坏的遇见,都归自己一肩扛起。
每一次堵塞的煎熬,每一回攀爬的危险,每一架天梯的稳与晃,每一个冷与寒都必须自己独自直面。
风雪中的迷茫,企望着有一份温暖的指点;路途上的艰险,企盼着有一个强大的肩膀。
但,珠峰高高于上,冷眼苍茫。昆布冰川浩浩苍苍,风高雪寒冰硬天凉。
冰雪覆盖的斜坡,一座紧接着一座连绵不绝,千万年形成的冰盖仿佛永无尽头。
眺目远看,攀登者的身影星星点点,一个个仿佛行走于天界仙野,既遥远虚幻又有如梦境般的海市蜃楼。
更有南坳山口上那绝对的死亡区域,几乎垂直裸露岩石断面的希拉里台阶。尖利的山脊上俨然已是摩肩接踵,冰爪紧挨着冰爪,所有人全挂扣在一条绳索之上。
去往山峰顶端数百米之间,每过一分钟,都必须冒着丧失生命的危险。
举目望天,今夜的星空是如此的暗淡;寒风彻骨,埋藏在严包紧裹羽绒服下的身体,都能深刻地感觉出那寒风肆无忌惮的威力。
其实攀登珠峰,是源自内心向往已久亲近大自然、敬畏世界之巅的执念;是人生旅程挑战极限、认识自我的价值观。
身处那种极端风险之地,只有自己亲历了才最知道什么是分分钟的死亡边缘。那种特殊状况下无人能够深刻理解生命的真正含义,也无人帮你给出最恰当的建议,只能自己判断是登是撤?是放弃还是拚尽全力一搏到底?只能自己为自己的生命,担负起理性合规的职责。
每一个登山者,都有一个冠冕堂皇登临珠峰的说词。但不管其理由是否牵强,逻辑是否合理?只要临峰了,自然也就有了宣耀的资本,内心成功的喜悦。
若失败了终有失败里无人永不知晓的隐情,也终有心态从此纠结,始终难以平静的苦涩惋惜。
但终究付出过,终究奋斗挑战过,终究是人类极少人亲临过的世界屋脊。
每一个珠峰攀登季,都让世界瞩目;每一个珠峰攀登者的一举一动,都让身后相关的家庭亲友牵肠挂肚。
为此摘录一段竹隐清风于近日所发布的《看待珠峰的攀登,应走出固有的误区》文章里所言:
在8000米级的雪山攀登中,身体往往成为不可控制的安全因素之一。进入8000米级的空气稀薄地带,极度的缺氧,对每一个人的身体影响很大,使你的身体各个方面发生变化。每一个人的身体素质不同,产生的影响结果是不一样的。传统的过往疾病史,身体的某一方面弱点,都有可能在高海拔爆发,从而,引发为高山病,直至使你不得不终止你的攀登行程。因此,身体对高海拔的适应性决定了你是否可以顺利完成攀登。这与钱是没有关系的。当然,你有钱可以多付费,多备着氧气,但是,也仅仅是降低了风险。在高海拔之上,风险无时无刻不在。看待珠峰的攀登,应走出固有的误区。
( 本文作者 : 阿正 )
(来源:未知)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已推荐
0
全年征稿 / 资讯合作联系邮箱:281393370@qq.com







图说新闻

更多>>
丽江玉龙雪山管委会积极开展春节前景区综合检查工作_旅游动态_丽江旅游_丽江网

丽江玉龙雪山管委会积极开展春节前景区综合检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